????第二百二十三章枪斗蠪侄

????秦弈然随着绿年,在森林之中行走,约莫走了二三里路,方才看到一条清澈的小溪。这对或许有百日未喝清水的秦弈然来说,无疑是一件天大的惊喜。他索性一头扎进小溪之中,痛快地喝着水,洗涤自己满是泥血的身子。

????秦弈然幼年时,父母曾经让他学过游泳,但他并没有认真学习,加上后来长期在学校读书,根本没时间去水边玩,也就荒废了。但秦无妄留下的秘籍中,也有很多潜水闭气之法,秦弈然虽没系统学习,却也有所了解,再加上此时已经是一流高手,即便不会游泳,寻常小溪湖泊,也难以淹死他。

博彩bet356????绿年看着他清洗的样子,知道他内心极为喜悦,只是没有放肆表现出来。它开口道:“既然你知道哪里有水了,那我就走了。”秦弈然赶忙起身,连下体也不遮:“绿年前辈,感谢你对我的指点,不知我该如何报道。”绿年道:“说什么报答,我们白泽修的就是此道,为众生解惑,以增福缘。”秦弈然道:“前辈修炼,需要什么帮助么?”绿年晃了晃大脑袋:“日吸日精,月吮月华,无需旁物。”秦弈然抱拳一躬:“不管前辈怎么想,来日只要有用得着晚辈的,若能寻到,必当相助。”绿年微微点了点兽首,转头离开。

????秦弈然再次跳入溪流,认真将身上的污垢洗刷了一遍,而后爬上岸来,等待风将自己身上吹干。林风吹拂,秦弈然也很快地整理着自从从零落碎片穿越而来的一些思绪:在草原上找不到水,是因为自己只在黑夜赶路,视野所限制,又是笔直前行,因此没看到什么湖泊溪流,也是有可能的。当然,这也说明了自己运气实在不怎么的。至于在森林中找不到水,是因为一入林便与那九头的怪物——蠪侄大战一场,受伤不轻,因此没怎么活动。

????地界与人界的通道是必须要找的,狭小的黑黢黢的通道,听起来不像是在森林或草原,那么就得尽快离开这里。他想到这,微微觉得有点可惜。要是绿年同意和自己一起走多好,可惜啊,缘分不够。

????提起自己的长枪和包裹,这一次,他决定不再根据树叶的茂盛或稀疏而走,而是顺着溪流而行。这样可以随时补充水资源。这虽然限制了猎取动物的范围,但有了水,缺少食物相比只是个小问题,何况动物也要饮水,或许收获更丰也未可知。

????行了两日,都是遇到那白色的四角鹿兽——夫诸。果然,有时它们三五成群地来到溪边饮水,比在森林中行走更容易遇到。但秦弈然不是嗜杀生灵之辈,见到一群夫诸,也只飞身攻击一只,任由其他夫诸四散奔逃,有时见到团队中有小夫诸,还会犹豫一会,并不动手。这两天的经历,也让他渐渐发现,夫诸这种动物,很是温存和善,并不怎么怕人,反有种清灵之感。

????到了晚上,秦弈然则是沿溪生火,烤食白天捕杀的夫诸。偶有夫诸见火光而靠近,秦弈然也不驱赶,自顾自地吃食。吃完将骨头扔在树下,吹灭了火堆,便开始打坐修炼、睡觉。

????但这一日,秦弈然吃过了晚饭,正欲打坐,突然听到前方隐约有“呺——”的声音,当下脸一沉,看来又有一只蠪侄在这附近。他提起铁枪,稍微记了一下路,便向声源寻去。果然看见一只形似狐狸,九首九尾的怪物,不是蠪侄是什么?

????秦弈然一路悄声而来,但那怪物似乎洞察力很强,霍地转身,对着秦弈然。秦弈然长枪一抖,直指蠪侄,整个人也如一杆枪一般笔直。蠪侄哪管这么多,一按利爪,和身扑上。秦弈然瞅着蠪侄肚皮,一式“小熊升树”,枪尖上挑,只一下,便见了红,险些将蠪侄的肚皮划开。

????若是旁人,第一下交手便受了不轻的伤,必定知道双方差距较大,即便不掉头便跑,也当转攻为防。但蠪侄毕竟是兽类,智慧不高,这一下反而更加激发了它的凶性。它身体一转,从另一个方向扑了过来,秦弈然脚步微移,用新学的枯捌枪法,与其激斗。

????这蠪侄此时的速度,秦弈然已完全跟得上。但毕竟枪用巧而不用力,蠪侄的力道已经很足,秦弈然在刺了蠪侄十数下后,左腿终于被抓中一下,皮开肉绽。但这点伤比起上次,实在不算什么,秦弈然也有预估,自己杀蠪侄这种超越狮虎的猛兽,依旧需要受轻伤。故此他毫无半点慌乱,稳扎稳打。

????枯捌枪法变幻繁多复杂,此时在秦弈然手中施展开来,一开始还颇显阻涩,几十下过后,已经十分顺畅。这是他第一次用这套枪法对敌,以前的演练没发现不足的地方,也慢慢呈现。也正因为略有生疏,蠪侄才与其斗了近一盏茶时间。在秦弈然第三次挨了一爪后,他的铁枪,也正插入蠪侄的胸腔。

????“呺——”一声悲鸣,蠪侄猛然一翻,掉下枪尖,顾不得森森肋骨外露,转头欲跑。但秦弈然可不会放过它,一运轻功,在后面狂追。那蠪侄重伤在身,哪有什么极快的速度,跑了数十步,便别秦弈然拽住一只尾巴,向后便甩。蠪侄被甩过肩,猛然探爪而抓,一下将秦弈然抓得肩膀鲜血直流。秦弈然大怒,将它摔在地上,左手枪落,将其钉在地上。蠪侄奋力挣扎,秦弈然两手牢牢抓住枪杆,不断转动,同时脚尖发力,对着蠪侄狠踢。在几下过后,蠪侄的挣扎越来越无力,终于四肢一阵抽搐,九对眼睛失去了生机。

????秦弈然将枪拔出,有种报仇的快感。虽然他知道,这只蠪侄多半不是刚入林的那只,但自己的实力增长,预判的没错。他拖着蠪侄的尸体,慢慢返回准备露宿的地方。

????尸体暂时丢在一旁,将手放入溪流,把手洗干净,又洗了洗枪,从包裹里拿出上次撕烂的衣服,再次包扎了一下,便又开始了打坐吐纳练功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时空之叹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欢迎大家访问:看书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91kanshu.com/book/16601/22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