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飞随后切下两块牛肉,一块给了狗儿,一块给了小南瓜。

  不得不说,狗儿是个很踏实的狗,如今拿到牛肉后,它并没有独自吃下,而是将肉给了小南瓜,很是贴心。

  这下轮到劲宝了,它的牛肉刚刚吃完,不过还是有些意犹未尽。

  它笑着看向梁飞,小声说道:“主人,主人,我又想到了,我又想到了一个,你可曾还记得,你以前带着人来仙境疗伤,其实这并不符合仙境的规矩,我希望,主人可以改正。”

  劲宝说完的,跑上前,梁飞给了它一块牛肉。

  梁飞也将这些缺点全部记在心中。

  其实它们说的没错,自已身为仙境的主人,一定要以身作则,不可以做出任何违背良心,违背仙境的事。

  虽说他救人是好事,想要挽留那些可怜的生命,可是仙境中的规矩也不能不遵守。

  狗儿尝到了甜头,也知道梁飞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缺点而已,并没有针对它和劲宝,再加上小南瓜很喜欢吃牛肉,它继续说道:“主人,还有一事,我一直看在眼里,认为主人做的不对,那就是,主人每次来仙境都会吃人参果,可是我从没有见过主人给人参果浇过一滴水,也没有见过主人在仙境中做过任何事。”

  梁飞听到这里,不禁低下了头,不得不说,狗儿确实说进了梁飞心里。

  它说的没错,梁飞一直认为自已是仙境的主人。

  所以,它将很多事交给了狗儿和劲宝去做。

  以前的时候,他认为在仙境中是最有乐趣的,喜欢给物材还有果树浇水,它也记不清,自已多久没有给果树浇过水了,也不记得自已有多久没有种过草药了。

  一般情况下,他得到上好的草药后,会第一时间交给劲宝和狗儿,让它们自已去种。

  他甚至好久没有享受过仙境中的美景了。

  因为他工作太忙,有太多的事要去做,所以,他每次来到仙境后都是匆匆忙忙,解决完事情后立刻离开,从没有过任何的逗留,现在想想,自已做的真心不对。

  梁飞按规定,给了狗儿两块牛肉。

  劲宝也不示弱,它也继续说道:“狗儿说的对,主人,我也认为主人近半年来太过敷衍,其实主人很快就能达到第八重,但是主人又太懒惰了,还有,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在元气炉内放入宝物了。”

  梁飞再次叹了口气,然后给了劲宝一声大大的牛肉,这是奖励给它们的。

  它们说的没错,梁飞身为仙境中的主人,它并没有把心放在仙境,而是将所有的重心放在工作上,还有救人上。

  仙境给了他所有一切,梁飞现在的财富都是来自仙境。

  仙湖山庄的生意越来越好,也是仙境的功劳,这一切,他不可否认,他知道,仙境给了他很多,可是,再想想自已,自已又给了仙境什么。

  狗儿继续说道:“主人太喜欢给富人治病,而穷人冶病少又之少,这一点也要改变。”

  狗儿说的太到位了,而且说进了梁飞心里。

  梁飞在富人区混的很好,富人们喜欢找梁飞治病,而且梁飞为富人治病每次都能得到丰厚的报仇,久而久之,梁飞的名气在省城也传开了。

  以至于价格越来越高,富人们越来越喜欢找梁飞治病,而穷人露出马脚不敢来找梁飞。

  因为梁飞的价格太高,穷人完全给不起。

  所以,即便是穷人想要治病,也不敢找梁飞。

  以前梁飞一直认为,是大环境改变了这一切,其实细细想来,是自已太过贪婪了。

  劲宝在这时也不忘补刀:“主人喜欢给美女治病,主人太花心了。”

  这一点梁飞也不否认,没错,劲宝说的没错,梁飞还真是如此。

  若是路上躺了两个病人,一男一女,梁飞会第一时间冲向女人,先给女人治病,不管这二人的病情如何,不管这二人谁的病轻还是谁病重,梁飞才不在乎,他一定先为女人治病。

  梁飞同样给了劲宝一大块牛肉。

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狗儿和劲宝说了很多,它们一直说个不停,大多说的是梁飞的缺点,梁飞也一一的听在心里。

  对于梁飞来讲,此事不是件小事,他会记在心里。

  今天像是个批斗大会,狗儿和劲宝都在批斗自已,他们说了很多,梁飞也听了很多。

  最后牛肉分完了,梁飞的缺点也听完了。

  他来到人参果树下,跪在树下。

  他未必双眼,双手合十,平静的开口:“我梁飞,身为仙境的主人,仙境给了我很多,给了我健康的身体,赋予了我无穷无尽的能量,给了我至高无上的功力,给了我财富,可是我梁飞却从没有给仙境任何东西,我没为仙境做过任何事,从今天起,我会改正自已,认清自已的错误,会好好的为仙境做出自已应该做的事。”

  梁飞说到这里,给仙境叩了三个响头。

  梁飞对仙境发誓,一定会好好保护仙境,会尽自已的努力做到最好。

  在这时,仙境突然地动山摇,仿佛地震要来了一般,接下来,天空突然变黑。

  这是仙境几百年来从没有过的现像,仙境只有白天,没有黑夜,此时的天空伸手不见五指,随后,一阵狂风吹过。

  即便是狂风还是暴雨,都无法动摇梁飞。

  梁飞跪在地上,在心中默念。

  “我梁飞会保护仙境,维护仙境,尽自已全力为仙境做出改变。”

  大约过了两分钟后,仙境恢复了平静。

  狗儿劲宝还有小南瓜它们站在梁飞面前,几小只吓坏了。

  梁飞将它们抱在怀里。

  自打他来到仙境的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像,但梁飞并没有害怕,他只想好保护好仙境听一草一木。

  劲宝的胆子很小,一直在他怀里打颤。

  梁飞轻抚它的额头,小声告诉它:“不怕,不怕,一切都会好的,一切都会过去,我会好好保护你们。”

  “主人,这是怎么个情况?方才是怎么了?”

  狗儿天真的看向梁飞,吓得不能自已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看书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91kanshu.com/book/21191/336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