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舒醒来时已经天黑了。

???? 符景烯就坐在旁边看书,看着她摸着头问道:“是不是头疼,我给你按一按。”

???? 清舒摇头说道:“没有,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?”

???? 前两日她睡下符景烯都没回来,等醒来他又去衙门了,忙得都见不到人了。

???? 符景烯笑着说道:“积累的事都处理完了,所以今日下差后就回来了。你睡了这么时间也该饿,起来吃饭吧!”

???? 吃了晚饭,清舒叫了红姑过来问道:“晨哥儿伤在哪,很严重吧?”

???? 红姑点头是说道:“很严重,半张脸都被烫伤了。要没治好留了疤,这孩子这辈子就毁了。”

???? 脸上留疤不仅不能当官,将来娶媳妇都难。

???? 不说清舒,就是符景烯都惊了:“怎么会烫伤了脸?那些服侍的人都是死人不成?”

???? 孩子磕着碰着是很正常的事,可被烫伤那绝对是身边人的失职。

???? 红姑将缘由说了下:“也不知道这关夫人到底怎么想的?竟不让辛嬷嬷与鸣琴贴身照料哥儿。”

???? 符景烯沉着脸道:“那关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呢?都干什么吃的?”

???? 那么小的孩子被烫伤了半张脸,这得受多大罪。虽然不是自个的孩子,但只要一想都心疼得不行。

???? 红姑摇头道:“这个就不知道。县主回侯府闹了一场,然后带着哥儿又回了公主府。”

???? 清舒放心不下,说道:“景烯,我们现在过去看下晨哥儿吧!”

???? 符景烯没答应,说道:“现在太晚了,说不准孩子已经睡下了,等天亮我陪你走一趟。”

???? 因为挂念晨哥儿的伤,这晚上清舒觉都没睡好,等天一亮她起床就去了长公主府脸都没洗。

???? 两人靠近院子就听到晨哥儿凄惨的哭声,还一边哭一边说道:“娘,我疼,我好疼。”

???? 符景烯抓着清舒的胳膊说道:“要不你还是不要进去吧!”

???? 虽然没见着孩子,但只听声音就知道很不好了。清舒正怀着孕,可受不得这个刺激。

???? 清舒摇头道:“不行,我得进去看看。”

???? 走进屋,清舒就发现晨哥儿不仅脸跟脖子包扎了,就连手都给绑住了:“小瑜,你把孩子的手绑住做什么?”

???? 封小瑜的眼睛已经哭肿了,而且因为哭得多了声音都沙哑了:“他要去抓伤口,没办法只能将他手绑了。”

???? 这是长公主要求的。她也不想绑的,看着晨哥儿哭成这样她心都快碎了。可要是让晨哥儿抓了伤口落下疤这辈子可就真毁了,所以只能狠心了。

???? 符景烯看着也心疼,说道:“县主,先将绳子解下来,要一直这样绑着会勒伤手的。”

???? “可解开他会抓到伤口。”

???? 符景烯上说道:“放心,有我在不会让他抓着伤口的。”

???? 将绳子解开,符景烯将晨哥儿抱了起来:“沐晨,你不是很喜欢姨夫给弟弟做的木马吗??等你伤好了,姨夫也给你做个木马。”

???? “你不是还喜欢弟弟的九连环吗?你要不哭,姨夫也送你一个。”

???? 很快晨哥儿就被转移了注意力,他想了下道:“我还要飞飞。”

???? 符景烯将他举起架在肩膀上,笑着说道:“行,姨夫带你飞飞。”

???? 清舒看晨哥儿被哄住了就拉着封小瑜出了屋子:“吃东西没有?”

???? 封小瑜摇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

???? “清舒,你是不知道晨哥儿从下半夜醒来就哭还要抓伤口,不管我怎么哄都哄不住。”

???? 清舒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别说他了,就是大人受这样的伤都受不了。”

???? 小瑜悔恨不已,哽咽地说道:“我当日就不该答应让晨哥儿过去。就是要去,我也该自个带过去的。都是我太粗心了,若不是我晨哥儿也不用受这番大罪了。”

???? 清舒抱着她说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,自责也于事无补,咱们现在该做的是好好照料孩子。”

???? 封小瑜眼泪刷刷地来了:“我知道。可是看着晨哥儿痛得一直哭我这心就跟刀割了一样的疼。清舒,我宁愿受伤的是我。”

???? 清舒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道:“我知道,伤在儿身上痛在娘心上。不过你也得振作起来,两个孩子现在是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可不能倒下啊!”

???? 封小瑜一边哭一边点头。

???? 清舒忙木琴端了早饭过来:“我知道你没胃口,但好歹要将肚子填饱。不然没有力气哪能照料孩子。”

???? 封小瑜食不知味地吃了早饭。

???? 刚吃完饭,鸣琴就过来说道:“县主,哥儿已经睡下了。县主,你也去歇一下吧!”

???? 等哥儿醒来,县主想睡也没的睡了。

???? 清舒说道:“你去睡会吧,晨哥儿有我跟辛嬷嬷照料。”

???? 封小瑜虽不放心,但还是回屋睡觉了。晨哥儿这还只是刚开始,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打,所以她得吃饱睡好保持体力。

???? 符景烯在长公主府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衙门,却不想在大门口正好碰到关侯爷与关夫人。

???? 给两人打过招呼以后,符景烯说道:“晨哥儿昨日疼得哭了一夜,县主也是一夜没合眼,这会母子两人刚睡下。”

???? 关侯爷听了心疼得不行。

???? 长公主坐在铺着猩红的龙捧蝠坐垫上,看着两人淡淡地说道:“晨哥儿已经睡下了,你们要看他等明日再来吧!”

???? 关侯爷关切地问道:“长公主,晨哥儿的伤怎么样?”

???? 长公主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晨哥儿脸上的伤有多重,这个应该没有谁比关夫人更清楚了。”

???? 关夫人哭着说道:“长公主,晨哥儿是我嫡亲的孙子,他被烫伤我也心痛得不行。”

???? 长公主不耐烦看到她这张丑陋的嘴脸,说道:“若不是你是晨哥儿的祖母,你以为自己还能在好好在这儿跟本宫说话?”

???? 关侯爷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:“殿下,晨哥儿脸上会不会落疤?”

???? 长公主说道:“我已经请了薛太医给他治伤,至于会不会留疤这个谁也不敢保证。”

???? 正常来说小孩子的愈合能力强不会留疤。不过哪怕他们会给用最好的药,这种事也没有百分百的。

???? 关侯爷的心猛地往下沉。百镀一下“家有悍妻怎么破”最新bet36体育钱怎么提_bet36体育投注安全吗_bet36手机版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看书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91kanshu.com/book/64760/1415/